注册  找回密码
     
 

2019年度徕卡奥斯卡 · 巴纳克摄影奖最终悬念揭晓

2019-9-11 10:54| 发布者: zhcvl| 查看: 388| 评论: 0|来自: 拍者

摘要: 继6月份公布了12位入围决赛圈的摄影师后,近日,2019年徕卡奥斯卡·巴纳克摄影奖悬念彻底揭开。来自美国的摄影师 Mustafah Abdulaziz 凭借Water(水) 获得了年度冠军,来自德国的摄影师 Nanna Heitmann 凭借 Hiding ...

继6月份公布了12位入围决赛圈的摄影师后,近日,2019年徕卡奥斯卡·巴纳克摄影奖悬念彻底揭开。

来自美国的摄影师 Mustafah Abdulaziz 凭借Water(水) 获得了年度冠军,来自德国的摄影师 Nanna Heitmann 凭借 Hiding from Baba Yaga(隐于巴巴亚加)获得年度新人奖。

作为摄影比赛中最享有声望的赛事之一,徕卡奥斯卡·巴纳克摄影奖设立总计80000欧元的现金奖励。年度冠军与年度新人奖获得者分别获得25000欧元与10000欧元的现金奖励和一部价值10000欧元的徕卡M系列设备。除此之外,十位入围选手将每人获得2500欧元奖励。

年度冠军

Water

(水)

“这个项目是我探索世界的方式。”

——Mustafah Abdulaziz(美国

2011年,现居柏林的摄影师Mustafah Abdulaziz开始思考以水为主题的长期摄影项目。水对不同地区的人们意味着什么,他们如何对待这一重要的资源?他们与水的关系往往反映了人们与更广阔的环境之间的关系。

年度新人

Hiding from Baba Yaga

(隐于巴巴亚加)

“我把我的旅程看作是一个关于沿河生活以及地区的神话的记录。”

——Nanna Heitmann(德国

这是一段走进神话王国的旅程:叶尼塞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之一,作品中,它成为了德国摄影师Nanna Heitmann穿越西伯利亚之旅的主角。在河岸上,她遇见了孤独者、辍学者和梦想家,并敏锐地捕捉到了他们的世界。

10名入围摄影师及其作品

Palestinian Rights of Return Protests

巴勒斯坦回归大游行

“在加沙地带当摄影记者并不容易:我们报道冲突和战争时并没有得到记者应有的保护。”

——Mustafa Hassona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由来已久。自2018年战火重燃以来,巴勒斯坦人每周都会在以色列边境举行示威。这组照片在媒体和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尤其是一名年轻抗议者的照片,让人联想起欧仁·德拉克罗瓦的著名画作《自由引导人民》。

Meeting Sofie

遇见索菲

“拍照的时候,我试着通过说话证明我的存在。”

——Snezhana von Büdingen(德国)

Snezhana von Büdingen以一种非常私人的方式来看待一个在社会上并未被广泛关注的主题。她用诗意的影像描绘了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少女的日常生活,以富有洞察力的照片向我们揭示了普通人生活中的局限性。

I Died 22 Times

我死了22次

“战争不仅出现在战场上,它还以一种抽象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中。”

——Rafael Heygster(英国)

Rafael Heygster 在他的作品集“我死了22次”中,探讨了战争是何时开始这一哲学问题。他在战场之外寻找到了答案:电脑游戏,武器交易会以及战争已成为消耗品的其他地方。

Borderlands

边境

“摄影师一旦决定拍什么后,就不再保持中立。”

——Francesco Anselmi(意大利)

墨西哥与美国之间的边界线长达3200公里,有着长长的围墙与栅栏。在这个项目中,Francesco Anselmi从边境的美国这一侧环顾四周,记录下了人们在边境围墙阴影下的生活。

Soon to be Gone

即将逝去

“我认为拍照是最奇妙的经历。”

——Tadas Kazakevičius(立陶宛

Tadas Kazakevičius 从记录大萧条的美国摄影师那里汲取了灵感。这些摄影师利用了他们的摄影来捕捉一个时代和一些注定会在可预见的未来中消失的东西。带着类似的目标,这位立陶宛摄影师也以怀旧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的祖国。

Rest Behind the Curtain

在幕后休息

“我试着把自己沉浸在过去,以那些出生在铁幕后的人的经历和记忆为基础来创造影像。”

——Michal Solarski(波兰)

“怀旧、体验和记忆”是Michal Solarski想要表达的。她唤起了人们对那个将度假和休闲视为工作生产一部分的时代的记忆。在他的组照中,他以破败的疗养院为背景捕捉到了奇异的瞬间。

Heaps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堆’始终保持着形状不变。”——Johan Willner(丹麦)& Peo Olsson(瑞典

“堆”虽然经常被忽视,但它们总是存在。这种基本的建筑形状,反映了人类对自然的影响。Johan Willner 和 Peo Olsson 长期合作,共同创作了这个项目,目的是发现并观察一般隐藏于大众视野的变化过程。

Rising From the Ashes of War

从战争灰烬中涅槃

“在那里待了三天之后,我才第一次按快门拍摄难民。”

——Enayat Asadi(伊朗

伊朗是阿富汗难民逃离家园的重要收容地和中转国。最致命的路线之一是伊朗东部边境,那里的移民遭受抢劫、绑架、人口贩卖和强奸。Enayat Asadi在那里成功地记录了他们的命运。

Lines and Lineage

线条和血统

“我认为在所有的艺术媒介中,摄影是最好的记忆手段。”

——Tomas van Houtryve(美国)

在这个项目中,Tomas van Houtryve希望引起人们对美国历史上的盲点的关注:1848年之前,墨西哥统治着美国西部。由于这段时期几乎没有摄影内容的佐证,摄影师试图以他自己特定的方式填补这段历史的空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0-8 19:13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